首页 > 养蜂技术 > 蜂产品 > 蜂花粉

养蜂技术正文

中国古代花粉的应用

湖北天马养蜂场2014-10-28 09:46:25蜂花粉1376

中国传统医疗饮食文化的多样性与蜂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我国是养蜂大国,同时也是养蜂古国,早在二千多年前人们就认识了花粉,并应用于医疗、食品及化妆品方面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分析手段和检测技术提高,花粉研究已进入了分子生物学阶段,从花粉的形态、构成、营养含有及开发利用方面,广大学者做了系统深人细致地研究工作,花粉应用范围大为拓宽。但现今人们对于中国古代花粉的应用了解甚少,现介绍如下:

一、医制剂上的应用

我们的祖先早就认识和利用了花粉,二千多年前,我国已食用香蒲花粉,在古制剂书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蒲黄列为上品,说它味甘、平。主治心腹膀胱寒热,利小便、止血、消痰血。蒲黄即香蒲科植物东方香蒲、水烛香蒲或其它同属植物的花粉。著名制剂物学家苏颂(1020~1101年)在《图经本草》中介绍蜜制蒲黄作果品疗效佳。柳树是早春遍布全国的蜜粉源植物,柳花(柳蕊)也是传统中制剂,《神农本草经》说它主治风水黄疽,我国宋朝制剂学专著《本草衍义》(1116年)明确指出柳花即出生有黄蕊者也。李时珍(1518~1593年)在《本草纲目》提出了蜜采花作之各随花性之温凉也的论断,此外,说萱草花粉可阶段酒胆(肝炎)乳痛卵痛。唐朝诗人李商隐一生不得志,长期抑郁寡欢,公元847年,他身患黄肿和阳萎等病,百制剂无效,后食玉米花粉而愈。《古今秘苑》中收载了他介绍玉米花粉的诗句:借问健身何物好,天心摇落玉花黄;唐朝诗人孟郊(751~841年)任滦阳县令时患头晕健忘症。有人送蜂花粉给他食用,后来在清明节,他去济源,亲眼看到了养蜂人收集花粉,兴奋地写下了蜜蜂辛苦踏花来,抛却黄糜~~瓷碗,这里的黄糜正是蜜蜂采集的油菜花粉。

我国把松树看成是长寿的象征,松脂和松叶是古代养生制剂,《本草经集注》记载了松叶、松脂气味甘温无毒、安五脏、生毛发、久服轻身延年;唐朝《新修本草》收载松花花粉甘温无毒、润心肺、除风止血、酒服令人轻身,疗病胜似叶、脂;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也介绍了松黄润心肺、益气、除风、止血,由此可见,汉晋以后,我国劳动人民不但认识了花粉,而且还可利用花粉治病疗疾。

在历代医制剂经典和民间验方里,应用在医学上的花有槐花、菊花、银花等约344种,纯用花朵或花蕊组成的处方也不少,如《红楼梦》中的冷香丸就是用牡丹等4种花的花蕊组成。

二、食品上的应用

我国是食用花粉较早的文明古国,二干二百多年前,战国大诗人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就有朝饮木兰之坠露,夕餐秋菊之落英,这里所指的落英即落花,凋谢的落花自然有花粉;宋朝《图经本草》记载:蒲黄即花中雄蕊粉,细若金丝,当欲开之时便取之,以蜜搜之作果品食之甚佳。花粉蜂蜜浆是我国古代传统食品,1502年苏州出版的农家日用手册《便民图纂》中的干蜜法就是制作花粉蜂蜜浆的好方法:每5千克蜂蜜中加0.5千克花粉,先将蜂蜜在砂锅中炼沸,等滴水不散时将花粉加入即成。《便民图纂》是明代弘治年间吴县知县根据前人未署名作品《便民纂》改编而成的,可见我国食品花粉蜜制剂早于宋代,到了明朝已成为民间食品了。清代王士雄著《随息居饮食谱》记述松花粉糕点制作法:将白砂糖加水熬炼好后加人松花粉;清代《市京岁时记胜》和《燕京岁时记》中记载松花粉做糕饼的有:榆钱糕、玫瑰糕、藤萝花粉饼、九花饼,也有不提花种名,统称花糕、春饼者。这些说明自明清以来花粉糕点在我国食谱中占有重要的位置。

花粉酒是千百年来我国广大人民深爱的养生美酒。唐朝诗人郭元振《秋歌》中有延年菊花酒之句;苏拭还专门写过《蜜酒歌》。诗中描写了用花粉采制酒的过程。《便民图纂》记载了菊花酒的做法是:

酒酷将熟时,每缸取菊花花粉二斤人酷内搅匀,次早榨则味香美,~切有香无毒之花粉,仿此用之,皆可。元代宋伯仁著《酒小史》和清代《随息居饮食谱》中记载了多种花粉酒,例如:蔡他棣花粉酒、玫瑰花粉酒、桂花酒等。洒泛花粉是我国古代加工花粉的有效方法,从现代生物学角度看,花粉经酒曲发酵处理,不仅能增加花粉营养含有生物利用,而且也是除去花粉中致敏原的有效途径,至今仍有现实意义。因此,花粉经酒曲发酵后再制成糕、饼、晶、饮料及糖果,较未发酵时的花粉更有益。

《新修本草》是唐显庆四年(公元659年)官方颁布的我国第一部制剂典,酒服松黄把花粉与洒联系在一起,花粉可作为上等酒曲,也可以将花粉加入酿酒原料中,或将花粉浸酒后饮用。唐朝诗人戎昱有松醒能醉客的诗句;宋朝诗人苏拭守定州时,于曲阳得松花粉酿酒作松醪赋。《元和纪用经》载松花酒饮法是取松花粉二升,用绢囊裹之,人酒五升,浸五日,每次空服饮三盒,可治风眩头旋肿痹、皮肤顽疾等症。古代用花粉调粥、调汤的记载也屡见不鲜,如《本草纲目》和《泉州本草》中的月季花粉汤,元代的《饮膳正要》中有松花汤。

三、化妆品上的应用湖北天马养蜂场,加我们的微信一起学养蜂。

我国古代利用蜂产品作为美容剂历史悠久,二千多年前的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收载了蜜、蜡均有美容效果。春秋时期,晋献公的爱纪骊姬谋杀太子申生,她在自己的头发和脸上搽上花粉调蜜的香膏,召太子陪她游园,早春时节引来了蜜蜂和蝴蝶集其鬃,纪要太子申生为她驱赶蜂蝶,使远处楼台上观看的晋献公相信了太子调戏骊妃,从而杀了太子申生。北朝民歌《木兰诗》长达三百余字,描写了少女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。诗中有当窗理云鬃,对镜贴花黄这样的诗句,可见我国民间女子应用花粉较为普遍;明朝周棣王的《普济方》中居然有花粉所引的美容方,是以红、白莲花蕊用桃花、梨花、梅花花蕊配制的复方,专门用来阶段粉刺、雀斑等。后魏《齐民要术》卷五种红蓝花这一节中,有阳脂、手制剂、香粉的制作方法,在配料中都提到了花朵,实际为花粉。花粉中的天然活性因子,能有效的保护皮肤,防止皮肤干燥,加强皮肤新陈代谢,从而起到美容的效果。

花粉中的微量元素和多种营养含有超过了该植物的根、茎、叶的多倍,是世界上公认的纯天然食品。随着社会进步,人们生活节奏加快,环境污染日益严重,人类面临着众多疾病的威胁。花粉中的功能因子将在人类营养健康方面有更大的功效,在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的同时,必将有更广阔的利用空间和光明的开发前景。

文章评论